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2020-07-04
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奋青》故事背景是香港中学,题材青春又本土。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奋青》的男、女主角不过是中学生,声底雄浑,已有大将风範。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绰号「大师」的心光同学在《奋青》内拉二胡,笑翻了观众。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前排领军的资深创作人,包括高世章、岑伟宗、庄梅岩及方俊杰等,带领学生完成表演。(家明提供)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家明杂感:《奋青乐与路》 艺术教育真谛

一齣叫《奋青乐与路》的音乐剧上周重演完毕了。此剧去年出来,在葵青剧院的演出场场爆满,口碑非常好,后来在今年3月的香港舞台剧奖赢得几个大奖。上周「载誉重演」,场地移师到文化中心大剧院,一个更大、更堂皇的舞台。

《奋青》的焦点,或说令人喜出望外之处,是有份参与的台前幕后,不过是一般中学生。不要小看他们年轻、业余,集结众人力量,竟成就一齣堪比职业水準的舞台剧。处境建基于香港学校环境,题材青春、本土。故事感人,剧中歌曲动听,叫人想起香港流行曲黄金年代。《奋青》完场时掌声雷动,观众意犹未尽。这剧难度颇高,台前演出者众,他们又演又唱又跳,化妆、服装轮番变换,场置亦具规模。当然,《奋青》背后的主创人物,其实是资深行内人,编剧庄梅岩,导演方俊杰,作曲高世章,作词岑伟宗,监製何力高及编舞张月盈等。由师傅领军,把青涩的年轻人培训得有声有色,绝对可想像,过程一定艰辛漫长。

一齣舞台剧把学生解放出来

主办单位强调《奋青》是「品格」及「艺术」教育。该剧在两个多小时落幕后,在巨幕放出製作花絮,让人更体会成果多可贵。花絮放完后,所有人回到台上,监製稍稍交代来龙去脉,便邀请参与同学分享。分享的很由衷,总说到《奋青》对他们的改变。有同学因此爱上舞台,希望中学毕业后入读演艺学院。《奋青》参演的还有心光盲人学校,一名几近完全失明、绰号叫「大师」的同学,致辞感恩、诚恳又充满幽默感。两年我都是台下观众,还坐得很前,看见众人的脸,完全感受到他们的喜悦。或许只是错觉,我甚至看到他们在过去一年不同、成长了。男主角彭泗瀚去年尾场谢幕泣不成声,今年好像已气定神闲。

坦白说,作为「误人子弟」一员,我非常羡慕《奋青》的众志成城体验,寓艺术创造于学习及成长。「日常」与「例行」总把人的意志消磨殆尽,忙碌苟活,迷失自我。学校异化起来,跟职场没有两样。正规教育的行政及功课繁重,师生不停抱怨,愈高班亦愈考试主导。一齣舞台剧反而把学生解放出来,在泪水与汗水、屡败屡试之间,愉快成长,认清自己方向,明白团队精神。这种经验对很多人是once in a lifetime的,因为它本质浪漫,并不属于「日常」——几十人几个月,放下平时身分,避开利害关係,专心致志做好一件事。最后一场演出后,监製在台上笑说:「明天就要回现实。」此言非虚,如此体验真箇可遇不可求。

《奋青乐与路》并不是第一次,回去我重看杨紫烨导演的纪录片《争气》(2014)。《争气》记载的,正是几年前另一齣中学生音乐剧《震动心弦》的排演过程。《震动》跟《奋青》有类似的背景,监製也是何力高。再看《争气》才发现,个别《奋青》演员是《震动》旧班底(肥贤及心光的子诺)。《争气》跟音乐剧一样正气,无比励志。影片对準几个有个性的参与者,记述他们几个月之间的变化:有躁动的少年在学校屡劝不改,还因犯法被警察抓过,因为音乐剧而变得温驯,有点觉悟自非。有已届成年却早已辍学的少女,在参与舞台剧演出后,决定重读初中。纪录片都在说故事、铺排因果,《争气》片尾,以字幕交代各人去向,多少要积极面向,始能自圆其说。

唱《欢乐颂》但不快乐的青年

可世界是複杂的,《奋青乐与路》、《震动心弦》到纪录片《争气》,或许只传达出「另类教育」的美善一面。《争气》又教我想起另一雷同的近年纪录片:张经纬的《少年滋味》(2016)。

首先,或许我得自我修正,不是所有「众志成城」的事皆值得表扬的。《少年滋味》片首在红馆举行的「谱Teen同唱万人音乐会」,就是个反面教材。竟然有人想出,找一万个青年合唱贝多芬《欢乐颂》去刷新世界纪录!年份一查,该活动在2014年年底举行,正跟雨伞运动同期。在一片青年反政府声浪中,这难道是某个蚕虫师爷的鬼主意?搞个「正能量」活动冲喜一下?《少年滋味》犯不着去探究阴谋论,张经纬倒是借事件的「官方」摄製身分,暗渡陈仓,带观众走进几个参与大合唱少年的世界,一窥他们心事。至于那所谓世界纪录大合唱,在影片首尾随随便便剪几个镜头交代罢了。

看完《少年滋味》更会发现,《欢乐颂》合唱原来是个大笑话。学生是组织者的棋子,有小学生在现场全程挥发光棒製造气氛,手臂痠痛都不许停。更讽刺的是,唱《欢乐颂》的所有受访香港少年全不快乐!我们的成年世界及教育体制,难辞其咎,实在要抚心自问。「少年滋味」片名语带双关,辛弃疾名句「少年不识愁滋味」本有点瞧不起年轻一代;《少年滋味》本片却说,活在香港当下的少年一代,的确「百般滋味在心头」。

《少年》所有受访中学生愁眉深锁,有各式各样的焦虑,侧写出这个富裕社会千疮百孔。有女孩因为身形,从小学开始已被欺凌;她习惯逃学,在公园角落匿藏。有学生年年考第一,怕下学年考第二,父母对她有无形的压力。家长是教书先生,竟叫女儿未来别执教鞭,更别奢望从事演艺,因那是「高风险」行业,一心一意读医科就好。张经纬的剪接含沙射影,访问父母同时,剪上他们书架的陈年六四书籍、民主女神像摆设,好像暗讽今天了无生气一对教书匠父母,当年曾经热血及在乎过。

病入膏肓的音乐考试文化

有受访的少年玩声乐,高唱《仙乐飘飘处处闻》名曲,仍觉生命没有意义;有女孩被老母天天逼着练琴,年纪轻轻已一脸委屈。《少年滋味》受访学生,看上去不少是名校生,环境算小康,父母属中产阶层。偏偏,这些孩子有时比穷等人家的更没自由。说香港那病入膏肓的音乐考试文化好了,莘莘学子每年报名应考成千上万,香港却没有个像样的古典乐市场。大伙儿考到演奏级,回去还是听容祖儿及Twins,因为很多人不过是满足长辈期许。不谈启迪与昇华,永远只是「一技傍身」、「人有我有」,就是很多父母深信的「艺术教育」。

以「音乐剧」为题的本地创作,看来还会陆续出现。跟《奋青乐与路》算「异曲同工」、同说音乐剧筹备历程的,有快将公映的电影《非同凡响》,导演是《树大招风》的欧文杰。《非同》留待公映再详谈,可以一提是戏内叶童演的中产母亲,欧锦棠演的窝囊中学阿sir,实在太切合我们对两类人物的典型想像。说也是的,我们念差不多的中小学过来,何以历来香港影视作品,鲜见对学校及教师较正面描绘?香港何以没有《桃李满门》(To Sir, with Love)?不过,既提到《非同凡响》,也得说谷祖琳在戏裏演的Miss很清新、正气。只是,她跟《五个小孩的校长》的杨千嬅差不多,要在体制以外,才能贯彻教育理想。

此外还有去年罗展凰的纪录片《灯亮时》。看完始知,糊涂戏班组织了「无障碍剧团」,跟《奋青》一样以「共融」为目标,令身体有残障的朋友演出音乐剧。筹组者尽心尽力(包括港人熟悉的魏绮珊),没有因为参与者的身体缺陷而降低演出要求,难度无法想像。常说相由心生,《灯亮时》裏面从参与者及搞手,都美丽到不得了。

最后,我想再谈一点《奋青乐与路》。

舞台魅力没法挡。威尔斯(Orson Welles)即说过,剧场与电影之间,他其实更爱前者,因为演出次次不同。「音乐剧」载歌载舞,中听又中看,时间转眼便过,叙事有时沦为次要。《奋青》一个段落,说合唱团招募新团员,即以团员千奇百怪取胜,打打闹闹的,观众看得开怀。然而《奋青》最后证明,剧本仍然是一剧命脉,情感是核心元素。桥段主线始终在男主角阿翔成长,说他如何从一个自我、好胜的少年醒悟过来,明白玩音乐的真谛(歌词「一支歌用过心唱,不必贪求成健将,不必得奖也自强,尽过心力透纸张」)。不多不少,隔空回应上文《少年滋味》的香港音乐考试文化。

同时回应香港影视千篇一律的「老师形象」。《奋青》的张sir,初看以为势利——教过中学便知,「音乐」及「体育」老师为校争光,往往最受器重。直至张sir再出场,才知他是因材施教好老师。阿翔的觉悟多得他(「卖弄技巧终于得个讨厌,实在係唱歌根本非计算,既要靠丹田,也唱进心田……」)。最珍贵是,阿翔因为感悟,把合唱团的演出带进新境界,他甚至更跟离世多年的母亲心连心,「母子情」首尾呼应。《奋青》乾脆以戏内合唱团最后歌舞,作为全剧的高潮收结,气氛热烈到顶点。看完总结出一道理,编剧庄梅岩功不可没:天生我才,只要有合适舞台,谁都可以发光发亮。

而向来孤僻、独行的阿翔,内心得到慰藉,成为更美善的人。这些,才是「艺术教育」应有的力量。

文// 家明编辑//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RELATED
    影片简评:《大叔水舞间》I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