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争议两年原地打转,新政府根本搞错方向

2020-06-09
Uber 争议两年原地打转,新政府根本搞错方向

Uber 争议愈演愈烈,Uber 台北急了,Uber 台北总经理顾立楷今天发出一封信给媒体,针对保险及税务两大争议,以及对政府法规调适的期许,做出说明。

顾立楷强调,这几年 Uber 台北与政府积极沟通,希望公部门和主管机关能充分理解 Uber 的营运模式,讨论业种定义、法规适应模式,以及相应的税务问题。顾立楷指出,「台湾并不需要多一间计程车行,台湾需要的是对于既有产业与新型态服务模式的法规调适。」

Uber 台北总经理顾立楷在信里针对保险、税务及法规调适的回应摘要如下:

Uber 争议两年原地打转,新政府根本搞错方向

  Uber在台湾与政府的争议张力愈演愈烈。

Uber 进台湾以来,自 2014 年夏天计程车展开大力抗议之后,吵吵闹闹已经两年多,至今交通部对 Uber 的罚款已有 6,200 多万元。然而Uber和交通部总是藉着媒体隔空交火,双方协商始终原地打转,已一年多没有进展。

而今新政府上任,交通部对 Uber 的态度愈加紧缩,先是 11 日计程车业者号召 2 千台小黄上街抗议,掀起新一波大战,紧接着则是经济部投审会将根据交通部在一个月内提供的 Uber 违法事证,要求 Uber 撤资。

思考1:到底政府要如何定义 Uber 这类的资讯科技平台?

笔者在去年初写的评论,Uber「类」服务相继来台发展,交通部难道要变成创新的阻碍吗?「到底如何定义 Uber 是运输服务还是资讯科技平台?」目前看来仍是争议焦点。事实上,Uber 服务是否违法,仍有诠释空间,但目前交通部执意认定,只要有 A 到 B 点的载客运输交易行为,就是违法的「白牌车」。

只是,政府对 Uber 的态度强硬,恐怕也把自己的路愈走愈窄。

交通部长贺陈旦 13 日表态预计跟计程车业者合作,要在两个月内推出台版 Uber 服务,怕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展现。试想,先将 Uber 赶出台湾,然后自己联合计程车业跳下来做,岂不是说明了政府肯定 Uber 所带来的创新好处,同时又引来独厚计程车业之嫌。那这几年来政府的罚款和反对,坚持的究竟是什幺?

此外,台湾其实也早就有交通部想做的叫车服务,例如 55688 和台湾新创团队呼叫小黄,都是最好的例子,实在不需要政府花纳税人的钱再做一个新的 App。

况且,Uber 的关键根本不只是「叫车服务 App」这幺肤浅的表相而已,它创新的商业模式、科技能力、背后大数据的分析能力,才是关键,这不是随便一个叫车 App 都能做到的。

思考 2:赶走一个 Uber,还有千千万万个「Uber」

Uber 台北用「台湾宇博数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在台设立行销公司,资本额才 1 百万元,法界认为,就算投审会废止投资核准,但资金早就进到台湾,要如何撤资也是一大问题,对 Uber 并不会有任何禁止的实质效果,它还是可以换个负责人再成立一个新公司,或是透过台湾合法的公司代理服务。

交通部紧咬 Uber 缴税,其实不只是 Uber 一家网路公司的问题而已,实际上也挡不住 Uber 在台湾的发展。顾立楷倒是说得明白,「财政部若能以现况法律稽徵之合理税目,Uber 必定全数缴纳。」言下之意就是,台湾宇博也顶多就是针对 Uber 在台湾的「行销」费用缴税而已,因为政府自己也无法定义什幺才是跨境服务的合理税目,Uber 就是吃定政府也抓不到他们的法律漏洞。

Uber 的公关策略很强硬,对主管机关和媒体向来也不是很友善,以至于引发台湾社会这幺大的情绪反弹。但是,政府就算把 Uber 赶走了,也只是解决了交通部、计程车业者及大众的「不满情绪」而已,不代表政府能用有效率的方式管理所有国外网路服务。

随着愈来愈多创新的服务来台发展,政府将会发现现行製造业思维法律根本不合时宜,不仅无法归类和解释科技平台服务,这些网路业者也会想方设法绕过法规,反而让政府更难合理监管。

Uber 的金流和 App 根本不经过台湾,政府又能对它怎幺样?就如同顾立楷所说,所有的国外跨境服务都有同样的问题,政府又要如何管理 Spotify、Netflix、 Agoda?政府不能只紧咬 Uber 缴税而已,台湾人使用的国际网路服务那幺多,业者每年贡献许多行销费用给 Facebook 和 Google,如何管理这些跨境网路服务缴税的问题,政府必须整体考量,也是政府面对新兴科技及数位经济挑战必须思考的事,而不只是抛出 Uber 争议,针对单一网路公司吵吵闹闹而已。

Uber 的策略就是专门锁定法律难以定义的灰色地带,发展相关的服务,要颠覆传统产业,就算政府最后让台湾宇博撤资,也挡不住 Uber 在台湾的发展。就像《数位时代》日前报导所揭露的事实,Uber 已不满于原有模式,以网路+汽车+金融的概念推出分期贷款等汽车金融服务。

政府再不换换脑袋,跟上科技的脚步,到底要如何发展出新的模式来管理速度飞快的创新网路服务呢?

正如你所不知道的 Uber:在台湾推汽车金融服务报导中所指出:

新政府别再跟着计程车业者起舞,回应那些假议题,台湾的社会和媒体资源已经耗费两年在 Uber 争议上了。如果新政府真的要推亚洲硅谷、拥抱新创,怎幺能不对网路创新服务开放呢?如果不加速让台湾转型到数位经济,10 年后的台湾,不但国外创新网路服务都因法规进不了台湾,台湾本土新创的创新服务也会因法规而胎死腹中。

台湾市场很小,对于国外网路服务而言,不进台湾根本不痛不痒,转进其他拥抱开放的国家,但苦的却是台湾的使用者。如果因为製造业的法规思维而跟不上创新科技的脚步,也许 10 年后,台湾使用者将使用不到最新的国际网路服务,也发展不了自己的网路服务,台湾将从数位经济的领域中缺席,这会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吗?

就算政府想保护本土产业,不想让国外网路服务进台湾也没关係,那能不能针对台湾创新服务有弹性的开放并鬆绑法规呢?政府如果真的想把台湾打造成创新服务的实验地,眼前的这个问题,就要看政府能不能有智慧真的解决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