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通过设稀土厂遴委会

2020-06-26
国会通过设稀土厂遴委会(吉隆坡20日讯)“莱纳稀土厂(Lynas Advanced Materials Plant)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动议”,週二下午在一片反对声下成立。反对党国会议员声称,国会特别遴选委会的成立,只是为合理化稀土厂的成立而进行的漂白动作。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依据议会常规81(1)条文,在下议院提出成立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的动议。他说,提出这项动议,旨在检视公众关注的莱纳稀土厂问题,并商谈这项计划的安全水平。稀土问题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将有9名成员,5名来自国阵议员、3人来自反对党,以及1人是独立人士身份的议员。委员会成员的任期为3个月。这项动议进行辩论时,反对党议员反对成立特别遴选委员会。他们认为,国阵政府在没有谘询人民的意见下便发出稀土厂临时营运执照,是不照顾民意的做法,因此成立委员会只是漂白动作,旨在消除人民的担忧。人民公正党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提出4大条件,坚持要政府承诺落实后,民联议员才考虑加入特别遴选委会。她所提出的4大条件是:必须撤销稀土厂的临时营业执照,立即停止稀土厂兴建工程与运作;禁止从澳洲运进稀土原料;所有机构禁止针对稀土厂发表谈话、及授权特别遴选委员会决定稀土厂的命运。她强调,如果政府无法答应这些条件,民联议员将集体退出特别遴选委员会,不会委派议员出任成员。纳兹里在对动议进行总结时指出,莱纳稀土厂引起人民的反对,代表这个项课题有多处需要处理及讨论。“成立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的目的就在于此,开放机会让科学专家釐清疑虑。”“请你们看清楚我的动议内容,我从未说过这是清洗外间指责的动作。”这时候,多名反对党议员起身“围攻”纳兹里,纷纷要求他对动议加以解释,导致议会厅内陷入混乱。主持会议的副议长拿督罗纳健迪于是强制进入表决阶段,并宣布这项动议获得通过。对罗纳健迪的做法,多名民联议员感到愤怒,因此离席表达不满。傅芝雅:设遴委会是皮影戏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在参与辩论时指出,政府于2007年允许澳洲莱纳到来我国设立稀土厂之前,从未谘询人民的意见。稀土问题如今导致关丹成为死城,许多人都计划着搬出关丹。“政府利用各种手法,如媒体的报导来镇定人心,但都没有效。如今,成立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只是为了来届大选而做的皮影戏。”伊斯兰党沙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说,现在才成立特别遴选委员会已经太迟,因为稀土厂已建好,伤害已造成。他认为,政府直到现在才成立委员会商谈,只是为了除掉民众的负面印象,合理化本身的动作。“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取消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国阵议员赞成设立国阵国会议员都赞成特别遴选委员会的成立,因为这将可以汇集专业的核能和辐射专家进行研究及观点,提供更为公平中立的意见。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说,民联议员对特别遴选委员会存有偏见,在未开始操作前便表示不加入委员会。“其实,大家可以由特别遴选委员会与专家交流及研究,依据科学论据找出更适合的方案。”巫统新山区国会议员拿督沙里尔则声称对非政府组织指稀土原料带有辐射的说法感到纳闷,因为根据澳洲和新加坡的资料,都没有指稀土原料含有辐射成份。他建议特别遴选委会也厘清稀土原料是否带有辐射,才能决定是否应该让稀土原料运入我国。民联杯葛遴委会随着国会下议院获表决通过成立“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伊斯兰党及公正党议决跟随民主行动党脚步,杯葛遴选委员会。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提呈成立“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动议时,一度引起朝野激辩。民联议员抨击,委员会在稀土厂课题持有特定的立场,所以辩论并没有实质意义。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和伊斯兰党瓜雪国会议员祖基菲礼阿末异口同声指出,对于“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的成立深感失望,并表明在委员会立场不鲜明的情况下,选择与行动党站在同一阵线,不加入委员会。傅芝雅认为,遴委会的成立只不过是一个噱头,毕竟遴委会的设立并没有以人民的健康为出发点,而是要让人民接受莱纳稀土厂的设立,单是这个立场已叫人无法苟同。对于国阵议员对于稀土厂安全课题缺乏了解,她直言感到非常失望,同时认为,就算民联加入遴委会也无法达到传达人民安全为先的概念,反而只是浪费时间。祖基菲礼阿末则指出,在稀土厂课题上,国阵共犯下3个错误,即人民是在稀土厂完工近98%才经外国报导获知、发出临时营业执照,以及成立稀土厂国会遴选委员会。曾指稀土厂可安全操作伊党议员受促入遴委会伊斯兰党乌鲁冷岳区国会议员仄罗斯里是核能专家,他曾说过,稀土厂并不是核能工厂,只要获得严密监督便可安全操作。因此,巴西马区独立人士国会议员拿督依布拉欣阿里于週二在国会下议院建议罗斯里加入国家特别遴选委员会。依布拉欣还不忘揶揄伊斯兰党,勿因为罗斯里说真话而开除他。依布拉欣提出这项建议后,许多国阵和独立人士议员纷纷附和支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有者不断高喊“乌鲁冷岳”,要罗斯里起身回应,场面闹哄哄。过后,伊斯兰党沙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站起来说:“乌鲁冷岳(国会议员)有事先离开议会,我来代为回答。”结果,引起国阵议员嘘声喝倒彩。依布拉欣阿里揶揄说,卡立沙末和罗斯里咬耳朵细谈后,后者便离开议会,显然是为了避嫌。卡立:不明白民联为何放弃高等教育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说,他不明白反对党国会议员为何要自我放弃成为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成员的参与权。他强调,成立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旨在听取民意,同时让专业和学术界对莱纳斯稀土厂计划进行探讨。“为了解除人民对稀土的忧虑,委员会除了聆听人民的意见,也将听取专家的意见,让这些专家能够就稀土计划向人民解释。”“反对党议员不时要求国会成立各种委员会,包括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等,可是他们现在却自我放弃。我不明白反对党为何害怕参与这个委员会。”听取各方意见“为何要害怕?为何要拒绝真相?难道所有的问题都要利用街头或政治舞台来解决?卡立也是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主席,他是週二出席高教部常月集会及主持颁发证书给各机构的仪式后,针对民主行动党拒绝加入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一事,作出回应。“这个委员会一旦成立,将会听取各方的意见,了解人民的忧虑以及立场是基于事实或只是存有政治动机。”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于週二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动议,以成立国会稀土问题遴选委员会及委任人选。卡立说,如今的人民都有知识,任何决定也依据科学及知识。他认为,国会是民选议员寻求解决问题的最高立法机构,儘管议员来自不同政党,但心智成熟的议员依然能以国家发展与进步为重,从而同桌协商。“如果连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这种良好方式都放弃,试问要如何解决问题。”希山:为民着想反对党应加入遴委会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认为,反对党反对国会成立稀土问题特别遴选委员会,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跳出政治圈子。他于週二在国会走廊说,反对遴委会成立不会给人民带来好处,相反的,加入遴委会,共同商讨莱纳课题,既可让人们了解真相,也是为人民利益着想。对反对党议员不满动议通过而离席抗议,他说,反对党议员有参与设立遴委会的辩论。政府草拟法案已谘询民意另外,希山慕丁希望反对党不会将两项反恐新法令政治化,因为政府在草拟有关法案时经谘询了民意,这也是政府对人民的一项承诺。他说,有关法案目前还在第二阶段的草拟当中。“新法案的草拟涉及多个部门,同时还得考量多方面的因素,目前仍有5至6个课题有待解决。”“废除内安法令是我国进行政府、经济及政治转型时非常重要的一环。”【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03.21